新疆沂水纪王崮春秋墓

   
北器物箱亦为木质结构,其东边被施工破坏部分。东西残长3.46、南北宽1.6米。北器物箱内出土铜錞于2件、甬钟一套9件、镈钟一套4件、钮钟一套9件、石磐一套10件、铜舟4件,铜铙、铜甗、铜罍、铜壶、铜盘、铜匜、古瑟各1件。别的还有铜剑、钺、镞、凿等。施工破坏出土的有铜盂、鼎、罍、剑等,其中,铜鼎铭文5行27字(含两字重文):“华孟轲作中叚氏妇中子媵宝鼎,其眉寿万年无疆,子=孙=保用享”。铜盂铭文7行38字(含两字重文):“惟王六月首吉丙戌,邛白厚之孙
君季  自作滥盂,用祀用飨,其眉寿无疆,子=孙=永宝是尚”。 

 

   
虢国墓地位子湖南省南阳市上村岭。墓地南边边缘距现今长江岸边600米,整个墓园南北长590米,东西宽550米,占地32.45万平方米。
   
墓地先后通过五次大规模挖掘。1956~1959年,亚利桑那河水库考古工作队对虢国墓地展开了首回大规模挖掘,共打通墓葬234座,车马坑3座和马坑1座。1990~1999年间,由江西省文物考古商讨所与开封市文物工作队组成的一道考古队对虢国墓地举行了第二次大规模考古发掘。本次共打通墓葬18座,车马坑4座,马坑2座。

东阳汉墓群考古工作境况(东往北拍摄)

玉人

   
墓葬形制较为特殊,墓室与车马坑共凿于一个岩坑之中。墓葬破坏比较严重,其南边为早年修蓄水池时被毁损,墓葬的东半部分也已饱受完全毁掉,侥幸的是墓葬主墓室部分保存较好。根据遗留部分判断,墓圹呈长方形,墓葬南北长约40米,东西宽约13米左右,其西边为墓室,南部为车马坑。

图片 1

  
   
本次发掘的南陈墓葬皆位居秦汉东阳城城址外部区域,均属东阳汉墓群的一局地。墓葬大多保存较好,未遭盗扰,出土了包含铜器、铁器、漆器、玉器、石器、琉璃器、陶器等种种遗物2000余件,收获较大。发掘的176座南宋墓葬绝半数以上为清代长方形土坑墓,按葬具可分为一椁双棺墓、一椁一棺墓、单棺墓三大类。

发掘单位:海南省文物考古探究所  潍坊市文广新局  昌乐县博物院
  
打通领队:郝导华   

   
在纪王崮顶上,自南往北分布着多个大的岩丘。其中,最大的一个在居中,俗称“万寿山”。海拔中度为577.2米,也就是纪王崮的最高点。而最南部的岩丘位于景区“天池”的南邻,俗称“擂鼓台”,本次发掘的王陵就位于“擂鼓台”的南边。

 

M114足厢内清理后(西向北拍照)

  
   
该墓葬为带一条墓道的长方形岩坑坚穴木椁墓,由墓室、墓道、车马坑三有的组成。墓葬口部全体呈长方形,墓壁斜内收,南边二层台保存相对较好,东边二层台破坏相比严重。 

 

   
对于该墓地的习性,在率先次发掘后,就提议那是一处只是的墓园。经过20世纪90年代的打桩,更通晓地认识了墓地的全貌后,越发肯定墓地为一处以皇帝及其家族葬于北首,其他则聚族而葬,若干族墓群各有其域,形成一个完全的邦国公墓地。

 
   
墓室棺椁结构保留完整,葬具为一椁一棺。发掘时,椁室内充满积水。椁室位于墓坑底部正中,长2.5、宽1.8、连盖通高1.2米。木棺位于椁室西边,长2.3米、宽0.8米、合盖高0.9米,棺室内出土漆枕、漆奁等。边厢位于椁室内西边,南北长2.5米、东西宽0.6米。
  

  
   
棺室为重棺,外棺木质已朽,仅存木灰和漆皮,呈长方形,东西长2.5、南北宽1.35米。内棺呈长方形,长2.25米、宽1~1.04米。腐朽严重,仅存两端端板,部分侧板只存有半点木质。棺上髹有较厚的红漆和黑漆。在棺内的平底铺有一层厚约6毫米的朱砂。人骨已腐烂不存,仅在头顶发现有些已腐烂的灰白色粉末,应是墓主的骨骼腐朽痕迹。从朽痕和头饰、项饰看,墓主头向北,葬式不清。在墓主人骨架周围有多量朱砂。

   
在纪王崮山顶上还有古村落墙、胭粉泉、六大城门等多处历史遗迹。在纪王崮以西的深门峪村附近,还存在点将台、拦马墙等北魏遗迹。根据出土的器具及墓葬形制,古墓属春秋时期。而该墓的挖掘,为那一个遗迹的年代提供了一个极好的旁证。据明清爱新觉罗·玄烨十一年《东营区志》记载:纪王崮“在县西南八十里,巅平阔,可容万人,相传纪侯去国居此”。然则按照考古发现,此墓却有不少莒地的风格。因而,墓地性质的确定有待进一步的钻研和考古新意识。

参考资料:
中国社会科高校考古商量所编著:《中国考古学?两周卷》,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二零零四年。

    M72
位于东阳城大城外东边。墓葬形制为长方形竖穴土坑墓,开口长2.5米、宽1.8米、深2.1米,方向5°。墓葬开口至椁室顶部填五花土。  

   
   
椁室位于墓室中部,由外椁和内椁构成,外椁南边为景区施工破坏。从残存痕迹臆想,外椁南北长10.7米、东西宽5米。内椁位于外椁中部,其南部被景区施工破坏掉一小部分。内椁呈长方形,长3.26、宽1.94米。盖板横向,塌落在棺上。在内椁的底部,分别横向停放两根南北向垫木。其南、北各有一个器物箱,在内椁和器物箱之间及棺室西侧分布着八个殉人坑,皆为一棺。

图片 2

 

图片 3

  
   
依据出土的器材及墓葬形制,M1应属春秋中晚期。据南梁玄烨十一年《兰陵县志》记载:纪王崮“在县西南八十里,巅平阔,可容万人,相传纪侯去国居此”。可是根据考古发现,此墓却有诸多莒地的风骨。由此,墓地性质的规定有待进一步的探讨和考古新意识。

   
除西侧二层台与墓室的西二层台相连外,车马坑西部还有一施用页岩形成的一定于“生土”的二层台。台西部被景区施工破坏,西南部被蓄水池打破。台顶面不平整,凸起的平面间形成多处凹槽。现存平面上又成功排成列的柱坑,坑中部为柱洞。那可能与当时的建筑有一定的涉及。

 

  
   
由于墓室未遭盗扰,墓室内随葬品的档次与重组基本保留完整,共计出土铜器、铁器、玉器、琉璃器、漆器、陶器等50件(组)。其中,漆面罩、漆奁、铁剑、铁削、铜镜等出土于棺内,漆耳杯、漆盘、陶器等由于边厢内。所出器物中,以南棺内出土项链最为精致,整组项链由工形玉饰、葫芦形与蟾蜍形琉璃饰、熊形琥珀饰及圆管形玛瑙饰构成,极为难得。出土器物申明,M30的下葬时代为新莽时期。

  
   
二零一二年上巳节前夕,天上王城景区管理委员会在崮顶修建水上娱乐项目标动工进度中,意外发现了有些青铜器及其残片。泰安市文广新局、曹县文广新局闻讯后,立时赶赴现场,责令截止施工,对受损文物遗迹举行覆土怜惜,同时缴获了出土文物,并立即汇报河南省文物局。省文物局责令西藏考古所赶赴现场考察,确定为一座古墓葬(M1),需进行抢救性发掘,随即举报国家文物局。

 

图片 4

   
M30坐落东阳城大城外东西边,小云山南麓。清理前,墓坑开口面以上区域大多数已被高速公路施工方破坏,部分木椁已露头。墓葬形制为长方形竖穴土坑墓,开口长3.4米、宽2.48米、残深1.05米,方向5°。墓葬开口至椁室顶部填五花土,椁室侧板与坑壁之间填青膏泥。墓室棺椁结构清晰,葬具为一椁双棺。椁室位于墓坑尾部正中,由南北双棺与西方厢构成。椁室平面呈长方形,长3.09米、宽1.86米、残高0.85米。两棺位于椁室中部,均由整段圆木斫成“U”字形棺室,两端各插入挡板。棺盖板基本朽尽,尺寸不明。北棺长2.36米、宽0.78米、除盖高0.65米。南棺长2.3米、宽0.7米、除盖高0.63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