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402】《临证指南医案》卷四 痞

病因病机:湿甚为热,疟邪痞结心下

温热之邪上受,首先犯肺,逆传心包。肺主气属卫,心主血属营,辨营卫气血虽与伤寒同,若论治法则与伤寒大异也。


前议辛润下气以治肺痹。谓上焦不行。则下脘不通。古称痞闷都属气分之郁也。两番大便。胸次稍舒。而未为全爽。此岂有形之滞。乃气郁必热。陈腐粘凝胶聚。故脘腹热气投注。隐然微痛。法当用仲景海棠豉汤。解其陈腐郁热。暮卧另进白金丸一钱。盖热必生痰。气阻痰滞。一汤一丸。以有形无形之各异也。(痰热内闭)

《温热论》叶天士

证候表现:舌白口渴,烦躁自利,初身痛,继则心下亦痛

举凡观念,卫之后方言气,营之后方言血。在卫汗之可也,到气方可清气,入营犹可透热转气,如犀角、玄参、羚羊角等物,入血就恐耗血动血,直须凉血散血,如生地、牡丹皮、阿胶、赤芍等物。不然前后不循缓急之法,虑其动手便错,反致慌张矣。

黑山栀 香豉
郁金
杏仁永利402
桃仁 栝蒌皮
降香
另付白金丸(伍钱)

温热病大纲 卫 气 营 血

处方:泻心汤主之。此疟邪结心下气分之方也。

【邪在肺卫】
盖伤寒之邪留恋在表,然后化热入里,温热之邪则热变最速,未传心包,邪尚在肺,肺主气,其合皮毛,故云在表。在表初用辛凉轻剂。挟风则投入薄荷、牛蒡之属,挟湿加芦根、滑石之流。或透风于热外,或渗湿于热下,不与热相搏,势必孤矣。


寒热由四末以扰胃。非药从口入以扰胃。邪热。津液。互胶成痰。气不展舒。阻痹脘中。治法不但攻病。前议停药。欲谬药气尽。病自退避3舍耳。

温热病大纲

出处:《直指方》·卷贰中焦篇(卷)·湿温(疟、痢、疸、痹附)(篇)

不尔,风挟温热而燥生,清窍必干,谓水主之气不能够上荣,两阳相劫也。湿与温合,蒸郁而蒙蔽于上,清窍为之壅塞,浊邪害清也。其病有类伤寒,其验之之法,伤寒多有变证,温热虽久,在1经不移,以此为辨。

人参
川连(盐水炒)
枳实
半夏
郁金
石菖蒲

   
温热之邪上受,首先犯肺,逆传心包。肺主气属卫;心主血属营。辨营卫气血虽与伤寒同;若论治法则与伤寒大异也。(壹)

原文:湿甚为热,疟邪痞结心下,舌白口渴,烦躁自利,初身痛,继则心下亦痛,泻心汤主之。此疟邪结心下气分之方也。泻心汤(方法见前)

【流连气分】
若其邪始终在气分流连者,可冀其战汗透邪,法宜益胃,令邪与汗并,热达腠开,邪从汗出。解后胃气空虚,当肤冷一昼夜,待气还自温暖如常矣,盖战汗而解,邪退正虚,阳从汗泄,故渐肤冷,未必即成脱证。此时宜令伤者,安舒静卧,以养阳气来复,外人切勿惊惶,频频呼唤,扰其元神,使其烦躁,但诊其脉,若虚松软缓,虽倦卧不语,汗出肤冷,却非脱证;若脉急疾,噪扰不卧,肤冷汗出,便为气脱之证矣。更有邪盛正虚,不可能世界一战而解,停1101二十四日再战汗而愈者,不可不知。

某 脉不清。神烦倦。中痞恶心。乃热邪里结。进泻心法。(热邪里结)

举凡观念:卫之后方言气,营之后方言血。在卫汗之可也;到气才可清气;入营犹可透热转气,如犀角、玄参、羚羊角等物;入血就恐耗血动血,直须凉血散血,如生地、丹根、阿胶、木娇客等物。不然前后不循缓急之法,虑其入手便错,反致慌张矣。(八)

再论气病有不传血分,而邪留3焦,亦如伤寒中少阳病也。彼则强筋壮骨之半,此则分消上下之势,随证变法,如近时杏、朴、苓等类,或如温胆汤之走泄。因其仍在气分,犹可望其战汗之法家,转疟之机括。

炒半夏 黄芩
黄连
干姜
枳实 杏仁

邪在肺卫

【里结阳明】
再论叁焦不得从外解,必致成里结。里结于何,在阳明胃与肠也。亦须用下法,不可能气血之分,就不足下也。但伤寒邪热在里,劫烁津液,下之宜猛;此多湿邪内搏,下之宜轻。伤寒大便溏为邪已尽,不可再下;湿温热病大便溏为邪未尽,必大便硬,慎不可再攻也,以粪燥为无湿矣。


热气痞结。非因食滞。胃汁消烁。舌干便难。苦辛开气。酸苦止痛。是治法矣。

 
盖伤寒之邪,留恋在表,然后化热入里;温热之邪则热变最速。未传心包,邪尚在肺,肺主气,其合皮毛,故云在表。在表初用辛凉轻剂,挟风则投入银丹草、牛蒡子之属;挟湿加芦根、滑石之流。或透风于热外;或渗湿于热下。不与热相搏,势必孤矣。(二)

再人之体,脘在腹上,其地方处于中,按之痛,或自痛,或痞胀,当用苦泄,以其入腹近也。必验之于舌:或黄或浊,可与小陷胸汤或泻心汤,随证治之;或白不燥,或黄白相兼,或浅白灰不渴,慎不可乱投苦泄。个中有外邪未解,里先结者,或邪郁未伸,或素属中冷者,虽有脘中痞闷,宜从开泄,宣通气滞,以达归于肺,如近俗之杏、蔻、橘、桔等,是轻苦微辛,具流动之品可耳。

川连
生姜
人参 枳实 橘红
乌梅
生白芍

 
不尔,风挟温热而燥生,清窍必干,为水主之气,不能够上荣,两阳相劫也;湿与温合,蒸郁而蒙蔽于上,清窍为之壅塞,浊邪害清也。其病有类伤寒,其验之之法,伤寒多有变症;温热虽久,在1经不移,以此为辨。(3)

苦泄

顾 气闭久则气结。不饥不食比不大便。(气闭化热)

邪留叁焦

 

川贝母
白蔻仁
郁金 杏仁
金银花
绿豆壳

   
再论气病有不传血分,而邪留叁焦,亦如伤寒中少阳病也。彼则化痰止咳之半;此则分消上下之势。随证变法:如近时杏、朴、苓等类;或如温胆汤之走泄。因其仍在气分,犹可望其战汗之法家,转疟之机括。(七)

适应症:湿热或痰热阻于胸脘,气机郁滞,苔黄浊 (湿已化热)

又 气结必化热。乃无形之病。故徒补无益。

里结阳明

成效:苦寒清化泄降 (苦辛开降)

鲜省头草 川斛 甜杏仁 川药实 麻仁

   
再论3焦不得从外解,必致成里结。里结于何?在阳明胃与肠也。亦须用下法,不得以气血之分,就不可下也。但伤寒热邪在里,劫烁津液,下之宜猛;此多湿热内搏,下之宜轻。伤寒大便溏,为邪已尽,不可再下;湿温热病大便溏为邪未尽,必大便硬,慎不可再攻也,以粪燥为无湿矣。(10)

配方:小陷胸汤、半夏泻心汤

何(三七)
烦劳之人。卫气少固。雾露雨湿。伤其风靡清肃。疮痍外涸。脘胁反痹。乃经脉为病。毫无干系腑脏。

逆传入营

药物:枳实、川连、全瓜蒌、麻芋果等
(药性偏苦寒)

钩藤
生白蒺 郁金 白蔻仁
桑叶
橘红

   
前言辛凉散风,甘淡驱湿,若病仍未知,是渐欲入营也。营分受热,则血流受劫,自汗盗汗,夜甚无寐,或斑点隐约,即撤去气药。如从风热陷入者,用犀角、竹叶之属;如从湿热陷入者,犀角、花露之品。参入凉血通大便方中。若加烦躁、大便不通,金汁亦可加入。老年或根本有寒者,以人淡黄代之,急急透斑为要。(4)

开泄

又 气窒热郁。仍治上得以通痹。

若斑出热不解者,胃津亡也,主以甘寒,重则如玉女煎;轻则如梨皮、蔗浆之类。或其人肾水素亏,虽未及下焦,先自彷徨矣,必验之于舌,如甘寒之中参与咸寒,务在先安未受邪之地,恐其陷入易易耳。(五)

适应症:中焦湿阻气滞,苔白不燥或黄白相兼,或牡蛎白不渴 (湿重于热)

杏仁 郁金
香附
栝蒌皮 黑山栀 苏梗

红绛舌

功用:轻苦微辛,流气化湿


寒热。呕吐蛔虫自利。是暑湿热外因。因嗔怒动肝。邪气入于厥阴。胸满腹胀消渴。议以开痞方法。(热邪入厥阴)

   
再论其热传营,舌色必绛。绛、绯海军蓝也。初传,绛色中兼黄青黄,此气分之邪未尽也,泄卫透营,两和可也;纯绛鲜泽者,包络受病也,宜犀角、鲜生地、连翘、郁金、石藏菖蒲等。延之数日,或根本心虚有痰,外热1陷,里络就闭,非剑菖蒲、郁金等所能开,须用牛黄丸、宝贝丹之类以开其闭,恐其昏迷为痉也。

方剂:三仁汤

泻心汤去参甘加枳实白芍。

验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